第一千八百九十八章 叶灵儿
书名:仙武帝尊 作者:六界三道 本章字数:3427字 更新时间:2020/09/29 18:29:18

玉女峰上,一张张酒桌,错落有致,玉果芬芳,酒香沁人心脾,甚是热闹。

本是酒宴,此刻却无人饮酒,都杵在酒桌前,盯着闺房,等待娃娃降生。

“我说媳妇,你这,为嘛一点动静都没。”冥绝侧首看青鸾,盯着人下腹。

“是你不行。”青鸾白了一眼冥绝,与冥绝一起待久了,她也变的调皮了。

“嘿。”冥绝来脾气了,捋着袖子,颇有提枪上马的冲动,试试行不行。

“你说,他俩的孩子,生出来是个鸟,还是个蛋。”谢云那厮揣了揣手。

“我以为,应该是个蛋。”司徒南意味深长道,“青鸾属鸟类,必须是蛋。”

“那可不好说,保不齐,会是只鸟。”熊二摸了摸下巴,一脸语重心长。

这个话题,很有争议,恒岳的活宝们,为此还聚在一起嘀嘀咕咕,譬如龙一和龙五、譬如小灵娃、譬如盗跖。

相比这些个人才,柳逸和聂风他们,就正常多了,而且总会可以远离他们,一副俺们不认识这些贱人的架势。

“还真是与人间道,一样一样儿的。”白芷瞟了一圈,对那些人才的尿性,早在人间道,就已看的清清楚楚。

“美女,嫁人没。”霍腾那货凑了上来,一个帅气的甩头,还抿了抿头发。

“你是想泡我吧!”白芷瞥了一眼。

“看,我就说吧!咱俩,心有灵犀。”霍腾咧笑,“这都被你看出来了。”

白芷不语,只抬了玉手,呼了过去。

把掌声甚是响亮,霍腾当场飞出了玉女峰,而后飞出了恒岳宗,在星空,划了一道优美的弧线,姿势很霸气。

恒岳的人仰首,是目送霍腾出去的,以他们的目力,都不知飞出去多远。

见这局面,不少还准备上来撩白芷的人,集体怂了,这娘们儿,太彪悍。

紫萱看的摇头一笑,帝荒的真传弟子,怎会不彪悍,连她都未必是对手。

一小插曲之后,众人目光又齐聚闺房,神色担忧,修士生娃,也有危险。

闺房前,叶辰那厮还搁那走来走去,大楚的皇者,此刻也失了该有的稳重。

“你能不能站那别动,看的我眼都花了。”昊天诗雪上前,摁住了叶辰。

“我动了吗?”叶辰狠狠挠了挠脖子,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,在闺房前来回转了有多少圈,脑袋都是眩晕的。

“目测,这是亲爹。”上官玉儿嘻笑。

“这位快当爹的,孩子的名,取好了没。”上官寒月轻笑,难得的俏皮。

“叶灵儿。”叶辰想都没想,直接脱口而出,早在冥界,他就已经想好。

“有你的姓,有灵儿的名,绝对合适。”楚萱笑了,以此掩饰内心担忧。

“这么说,咱们家,有两个灵儿了。”柳如烟嘿嘿一笑,也难得变得古灵精怪,“一个大灵儿,一个小灵儿。”

“我要做干娘。”洛曦举了举小秀拳。

一句话,把在场人逗乐,听得诸多老辈,各个干笑,叶辰他们家的辈分,彻底乱套了,横跨三辈,着实有趣。

叶辰也干咳,他们这家子,还真没辈分可言了,这么说,他也是个人才。

说话间,闺房中,有一道光弘射出。

光弘甚是璀璨,直插天宵,在缥缈虚无上,化成一朵雪莲,五彩仙光交织,更有漫天花瓣纷飞,流溢绚丽神霞。

夜的星空,被染的娇艳,莲花如梦似幻,无比遥远,如一尊在世的谪仙。

所有人皆仰首,神色愕然,怔怔的望着星空,漫天的花,如似梦境那般。

“还未出生,便有异象,血脉有点吓人哪!”冥绝摸着下巴,唏嘘不已。

“圣灵之体,又岂是说说那般简单。”白芷轻笑,“他年,必是盖世巨擎。”

“又是个妖孽。”龙一龙五也啧舌。

“恒岳的新一代,注定繁星璀璨了。”杨鼎天等人,各个笑的乐开了花。

“俺家小二降生时,咋没这么大动静。”熊二也扬着大脑袋,一脸懵逼。

“很显然,你的人品,没叶辰的好。”谢云一脸深沉的拍了拍熊二肩膀。

“小家伙,真长脸。”叶辰笑望苍空,轮回眼看的更透彻,五彩莲花是异象,也是道相,小娃娃先天便融了道。

话落,便闻婴孩啼哭声,自闺房传出。

一声啼哭,把所有目光,又都吸引了过来,各个眸光雪亮,孩子出生了。

最激动的还是叶辰,已迫不及待的上前,恰巧撞上开门的恒岳宗女长老。

“恭喜皇者,是个千金。”女长老拱手,辈分虽高,可还是对叶辰恭敬。

“同喜。”叶辰笑的乐呵,一步踏入。

入眼,便见一恒岳女长老,怀抱着小娃娃,立在床边,还不时的挑逗着。

至于楚灵,还躺在床上,脸色苍白,汗水沾湿了秀发,柔情的望着自己的孩子,那个小生命,也算与她同生共死,先是去了阴曹地府,又去了诸天灵界,整整一个大轮回,这才降生。

“灵儿。”叶辰上前,满目的温情,相比小娃,他更关心楚灵,捏碎了灵药,慢慢融入她体内,替她调养身子。

“叶辰,你当爹了。”楚灵嫣然一笑。

“你也当娘了。”叶辰笑的很温情。

“真是肉麻。”恒岳女长老不由一笑,将小娃娃递了过来,“别太用力。”

叶辰嘿笑,搓着手,小心翼翼的接过。

襁褓中的小娃,着实可爱,粉嘟嘟的,肉呼呼的,一双大眼,灵澈似水,不染丝毫尘世污浊,像极了楚灵儿。

娇小的生命,小胳膊小腿,很是神奇,如一个小精灵,有着纯净的灵魂。

叶辰看她时,她也在看叶辰,扑闪大眼,带着对尘世的好奇,看着看着,就咯咯笑了,血浓于水,甚是亲切。

“来来,我抱抱。”夕颜嘻嘻一笑。

“我先抱。”洛曦也搓了搓小手儿,人本就不大,就是少女模样,抱着小娃娃,轻轻摇着,也像一个小娘亲。

“换我。”众女母性大发,都凑上来,争着抢着抱,愣把叶辰挤出去了。

叶辰尴尬,又坐在了床前,取了手绢,替楚灵擦拭汗水,就是一温柔丈夫。

楚灵笑的嫣然,许是太累,睫毛颤动。

下一刻,便轻轻闭了眸,陷入沉睡,很是安详,嘴角还也挂着甜美的笑,她与叶辰风风雨雨,终是有了孩子。

“快点的,娃娃抱出来,给俺瞧瞧。”

“都排好队了,一个个的来,别抢。”

“这做干爹的技术活,必须得我来。”

外面大呼小叫声不断,尤属熊二那厮,叫的最欢,嗓门也大,很是亢奋。

做爹的叶辰,第二次接过,一边挑逗着小家伙,一边出了房门,见见亲人。

只是,他这刚走出房门,就尴尬了。

一帮老家伙门,呼啦啦的涌来一片,接过了小娃娃,就把他扒拉一边了。

“轻点,别给摔着。”叶辰满脸黑线。

“俊,长得真俊,这小脸,肉嘟嘟的。”

“这眼睛,真像楚灵师妹,一模一样。”

“胖子,这可比你家小二可爱多了。”

对于叶辰话语,众人皆是直接无视,就围着小家伙,挨个的抱,抢来抢去。

没办法,叔叔大爷太多,爷爷奶奶也不少,没抱着的,还搁那骂骂咧咧。

“小家伙,真是可爱。”天玄门的老准帝们,也都搓手,也想跑来抱抱。

“你,不准备说点什么?”东凰太心望向剑神,灵澈美眸,扑闪扑闪的。

“很可爱,血脉很强。”剑神微笑。

东凰太心干脆闭口了,下意识的揉着眉心,看的剑神愕然,我说错了吗?

“你的情商,真感人。”天老地老,一边一个,怅然的拍着剑神的肩膀。

“来来,份子钱都准备好,以叶辰的尿性,肯定会请俺们。”人王咋呼道,“这事老子就不用算,不出三天。”

众位准帝的神色,都变得意味深长,那么多媳妇,这得随多少份子钱哪!

还总有那么些个老准帝,想着想着,而后看玄皇的表情,都有些奇怪了。

说起来,大楚的玄皇,将来会是叶辰的老丈人,这份子钱,就不用随了吧!

玄皇瞥了一圈,眼神很霸气:老子像缺钱的人?十几个而已,能随多少。

许是玄皇的眼神,太犀利,以至于在看人王时,人王那厮,竟当场喷了血。

这一幕,让玄皇愕然,还能看吐血了?

北林皱眉,一步踏上前,扫了一眼,这才沉吟道,“妄自推演,遭了反噬。”

“看出来了。”众位准帝无奈摇头。

人王真成倒霉孩子了,推演一次遭一次反噬,大楚的人才,当真这么多?

问题是,众人不知,人王到底在推演谁,才遭了这反噬,而且还很猛烈。

“汝怎么看。”界冥山巅上,冥帝悠悠一声,帝眸深邃,隔着阴阳两界,望着叶辰的女儿,双目也不由微眯。

“有父有母,无根无源。”帝荒淡道。

身为大成圣体,与大帝齐肩的存在,他也在推演,想从叶灵那,推演楚萱和楚灵,却找不出源头,一切皆虚幻。

“又是一个死轮回。”冥帝深吸一口气,“这家人,到底藏着何等秘密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