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五百六十八章 道理我懂
书名:仙武帝尊 作者:六界三道 本章字数:2607字 更新时间:2020/09/29 18:29:18

“小石头,你这个神铁可出卖。”叶辰乐呵时,有一老道凑了上来,体型颇肥硕,慈眉善目的,“价格可商量。”

莫说他,在场但凡有斤两的仙,包括太乙在内,都准备开口了,玄天神铁可遇不可求,这可是无上的至宝啊!

“不卖。”叶辰笑着摇了头。

开玩笑,玄天神铁怎么可能卖,若非石头只能当场切,他也不会搁这整热闹,神铁是要融入定海神针的,铁棍拿回去,是要融入混沌大鼎的,此乃神铁,是钱能衡量的?

说着,叶辰扭头走了,准确说,是被太乙拉走的。

哪吒的师傅,关键时刻还是很靠谱的,神铁非一般的物件儿,这若被人盯上了,下场可不怎么舒坦,早走为好。

如他所料,盯着叶辰的,何止一两个,都是可怕的老家伙,浑浊的老眸,都闪过了一道寒光,神铁志在必得。

“好一个小石头精。”石坊主人捋了胡须。

“那么大一块仙铁,就这般被人拿走了。”瘦老头儿心疼道,不是一般的惆怅,守了那多年,这个惊喜措手不及。

“查查他之来历。”石坊主人留下一语,转瞬不见。

叶辰与太乙走了,跟着出石坊者,也不在少数,多是准备杀人越货的主,不敢在陈塘关动手,只待叶辰出城去。

留在石坊的人,自也颇多,多聚在了石坊角落,抢着买石头,搞不好,也能开出一块神铁,机缘这等事谁说得准。

只可惜啊!愿望是美好的,现实是扯淡的,不知多少人,赌石赌的倾家荡产,到了,也未开出一件像样的宝贝。

街道一侧,太乙施了隐身之法,消失在了人群。

叶辰一笑,这老头儿的好心,他自记得。

奈何,道法高深者,可不止太乙一人,施了隐身法不假,可暗中盯着他们的人,依旧不少,甩都甩不掉的那种。

“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。”太乙话语悠悠。

“道理我懂。”叶辰笑道。

“既是懂,神铁便给老夫吧!吾代你保管。”太乙真人捋了胡须,说的那叫一个大义凛然,大官儿的一副神态,很好的诠释了一句话:俺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。

“怎么,你比我能打?”叶辰笑看太乙。

这话一出,太乙真人的逼格,瞬间散了个精光,是他想多了,这小石头精,本事大着呢?显然放他那较为安全。

说话间,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府邸。

小哪吒不知犯了啥错,被关起来了,起码有十几层结界困着他,皆出自太乙的手,他这徒儿,忒无法无天,龙王三太子都敢灭,可不能放他出去溜达了,不然真出大乱子。

“俺就知道,你会来找我。”小家伙笑的颇是灿烂。

其实,他并不小,叶辰能看出端倪,该是所修功法出了问题,这才长不大,个头儿虽不高,打起架来却贼凶猛。

太乙走了,寻了僻静处,得想法复活三太子。

剩下的两位,又支起了大锅。

天色渐晚,叶辰未走,住在了府邸。

是夜,他紧闭了房门,拎出了断裂金刀,嗡鸣声不绝于耳,它先前该是一尊准帝器,因破裂,跌落到了大圣兵。

叶辰闭了眸,寻到了断刀残存的意境。

冥冥中,他似能望见一道伟岸的背影,似立在岁月的尽头,披着古老铠甲,拎着金色神刀,如一尊战神,斩天裂地。

他这一悟,便是三日,未曾醒身。

期间,太乙曾来过,见叶辰悟道,未曾打搅,只立在房门外,静静看着,他眼中的小石头精,更加的不凡。

这种不凡,指的乃叶辰之道蕴,不知修了何种道,能见诸多玄奥异象,亦能闻大道天音,连他听了,都心神恍惚。

他开始明白,叶辰之所以强,是因他的道,对大道之参悟,远凌驾他之上,一个灵虚境的小辈,颠覆了他的认知。

“师傅,你瞅啥嘞!”小哪吒来了,飘在半空,也如太乙那般,扒着窗户往里瞅,见叶辰身显异象,也不免惊异。

“老实告诉师傅,他何等来历。”太乙悠悠道。

“那夜遇见的。”小家伙声音稚嫩,回的干脆利落。

太乙深吸了一口气,未有再问,转身走了,走出没几步,又折返了回来,给小哪吒一块拎走了,还得关他几天。

“日后到了天庭,切莫再造次。”

“俺不去。”

“嘿...你个瓜娃子。”

伴着两人渐行渐远,夜又堕入宁静。

然,这个夜,却暗潮汹涌,怪只怪,玄天神铁太不凡,惹了更多人的贪婪心,府邸之外,不知有多少人盯着,就等着叶辰出去,而后杀人越货,至于谁能得,那得看脸了。

至第四日夜,才见叶辰身体轻颤,幻化出了意境,眸中有明悟色,大道无穷,总有他不知的,便如刀内的道蕴。

缓缓起身,他一手托了定海神针,一手托了断裂金刀,施了炼器仙诀,金刀碎裂了,铁棍也随之崩碎了,二者之精华,被他揉成了一团,笼暮了元神之火,又重塑棍身。

融合颇是顺利,璀璨的金色铁棍,更显霸烈。

“不错。”

叶辰笑的乐呵,铁棍沉重,砸人必定顺手。

正看时,他突闻一抹熟悉的契机。

未及多想,他一步出了房门,入眼,便见一道颇缥缈的身影,便如一只幽灵,立于灯前月下,以他目力,竟也看不清其尊荣,只知其真身,被混混沌沌遮掩,他唯一能看清晰的,便是那人双眸,亦混混沌沌,根本望不见眼瞳。

“混沌体。”叶辰轻喃。

昔日天尊遗迹一别,已有两百年,他早知混沌体来了天界,此番得见,并无丝毫惊异,他二人,早晚都是要见的。

再见混沌体,他比当年更可怕。

同一代人,让他忌惮的仅有三个人,一为赵云、一为姬凝霜,至于第三个,便是混沌体了,非他之血脉,而是对道的参悟,丝毫不在他之下,虽未战过,却知没把握赢他。

叶辰有忌惮,混沌体同样也有。

混沌体不知赵云,只知这个时代,他真正之对手,仅有荒古圣体与东神瑶池,自那年在天尊遗迹第一次得见,便已这般认为了,他无把握打赢叶辰,亦无把握胜过姬凝霜。

“明日将自封,切磋一下可好。”混沌体笑道。

叶辰未回话,四下瞅了瞅,想看看从哪开溜,能一飞冲天,你丫的大半夜的跑来,不是找我切磋的,是跑来揍我的吧!老子应劫之身,要修为无修为,要血脉无血脉,这能打?

混沌体已落下,近在眼前,依旧难见其尊荣,身体被混沌掩盖,或者说,他就是一片混沌,叶辰眼界都难望穿。

“博弈一局。”混沌体一笑,拂手之下,院中多了石桌石椅,还有一副古老的棋盘,黑白两子,皆闪着光泽。

“下棋好,下棋不伤和气。”叶辰笑呵呵的坐下了。

曾经,有一老头,与他说过一句真理,下棋是有学问的。

所谓学问,便是说:下不过对方,是可以掀桌子的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