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千一百二十二章 交代后事
书名:仙武帝尊 作者:六界三道 本章字数:4592字 更新时间:2020/09/29 18:29:18

轰!砰!

叶辰与女帝不分先后撞塌了两座山岳,这才落地,一颗颗纷飞的碎石,都染着两人的鲜血。

噗!噗!

两人起身,还未等站稳,又喷了血。

“准荒帝。”

女帝似若缺氧,站不稳,气息也不稳,神色惨白的望着东方天地。

叶辰也摇摇晃晃,未有言语,可脸庞惨白的厉害,历尽千辛万苦,开辟加接续,才融了两截太古路,可还未等喘口气,便被一巴掌打翻了。

准荒帝,那的确是一尊准荒帝,该是他们一路走来,遭遇的级别最高的外域至尊,且非一般的准荒帝。

“真看得起诸天,一尊准荒帝镇守太古。”

众帝也先后赶来,一个个踉踉跄跄的,血骨淋漓,一步一个血色的脚印,最惨的是剑非道,肉身仅剩头颅,其余皆虚幻的元神。

“准荒帝。”

太古路西方苍穹,帝荒喃喃而语。

与之一道的,还有剑尊与魔尊。

先前,因外域的至尊偷入太古路,他们退出前来御敌,不成想,太古尽头遭遇了这么多变故,一层毁灭的光晕,先是叶辰两次横翻、后是众帝倒飞,连他们三个,都未能幸免于难,险些被那寂灭光晕,撞的身毁神灭。

如今,太古路接续了,叶辰与女帝却伤的更惨,货真价实的准荒帝啊!

“这....。”

与他们斗战的外域天帝和外域大帝,神色有些懵,本以为这截太古路上,仅有帝荒、剑尊、魔尊他仨,未曾想,还有天庭女帝、天帝圣体、诸天多位大帝,这阵容,足够吓人。

震惊之后,便是惊喜,虽不知出了何等变故,也不知哪来的一道毁灭光晕,只知他外域,来了一尊准荒帝。

“屋漏偏逢连夜雨。”

人王一声暗骂。

此话,鼎中的神将无人反驳。

因开辟与接续太古路,众帝本就耗的神力干涸,加上那块陨石,近乎搞残了所有帝,太古路是接续了,却惹出了一尊更可怕的。

偏偏,众帝都在极度虚弱状态。

偏偏,在这个节骨眼儿上,来了外域准荒帝,不出意外,会被团灭啊!

砰!砰!砰!

众神将骂娘时,砰砰声响已响起,缓慢而有节奏,乃外域准荒帝走路的声音,步伐太沉重,恍似每一步走踩在乾坤上,震的时光长河都晃动。

而后,便是滚滚魔煞,一路席天卷地而来,如一层黑幕,掩了仅存的光明,本就暗淡的天地,瞬时黑暗。

能见那魔煞中,有一道人的雏形,雄伟如山岳,似立在岁月尽头,可望不可即,只见一幅幅异象,于其身侧勾勒,星辰炸毁,骄阳崩灭,蒙末日光辉,将某种毁灭,演绎到了极致。

“别来无恙。”

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,自魔煞中传出,载着无上魔力,莫说神将,众帝都难以抗拒,一瞬间,险些心神失守。

此话,自是对女帝说。

女帝沉默,看其神态,认得那尊准荒帝,上个纪元古天庭大战,他乃外域绝对的主力,纵观当年的古天庭,除真正的女帝,能与其过招的,绝不超过五个人,杀的苍生尸骨成山。

身侧,叶辰已拂手,收走了众帝,连带着后到的帝荒他们,也一并收入了大鼎,那是准荒帝,他们远无参战的资格,纵是他,也只勉强有资格。

蓦的,一缕神识没入了他神海。

传他神识的,乃女帝,神识入了神海,便化作了一片朦胧的画面。

那是太古路的路线。

除此之外,便是进太古洪荒的方法,太古路崩断后,如何进太古洪荒,也只女帝一人知道。

叶辰皱眉,下意识看了一眼女帝,总觉女帝...是在交代后事。

没错,女帝在交代后事。

这一战,她与叶辰或许会有一人战死,但那个人,绝对不会是叶辰。

或者说,她已有了某种觉悟。

自当年,将叶辰列为博弈者的那一瞬,她便已是棋子。

她会永远记得,大决战前,谁都能死,唯叶辰不能死。

若有需要,所有的棋子,包括她在内,都甘愿为博弈者粉身碎骨。

这,便是她坚守的使命。

至于剩下的路,则需叶辰去延续。

“诸天...还没输。”

叶辰收眸,斩尽了体内毁灭,永恒光绽放,强势重塑帝躯,献祭了本命寿元,强行提升战力,接下来,会是一场生死战,战的是一尊准荒帝。

的确,诸天还没输。

叶辰的盘算,女帝心知肚明,会趁机躲入虚妄,那,是个保命的方法。

不过,准荒帝不比天帝圣魔。

准荒帝级的至尊,所具备的神力,是天帝圣魔没有的,也远远比不了。

她会入虚妄,那会是她的坟墓,若是可以,她会拉着准荒帝,同归于尽。

“是否也如当年...那般绝望。”

准荒帝终是现身了,所属天魔域,血色的长发,如被鲜血洗过一般,猩红无比,他如一尊魔神,目空一切,俯瞰世间,一双魔眸,演尽了毁灭。

“苍生气运,浩然长存。”

女帝轻唇微启,不辩解,亦未反驳,她是经历过绝望的,相比上个纪元,如今的一幕,着实不值得一提,当年能撑过来,至这个纪元,一样可以。

伴着一缕微风,她的眉心,刻出了一道古老的仙纹,乃一种禁法,需付出无比惨烈的代价,通体绽放的永恒光,比叶辰的更璀璨,是真的不朽。

奈何,她与叶辰再怎么提升战力,还是掩盖不了虚弱的状态,特别是叶辰,伤的极重,外表永恒璀璨,实则内在已腐朽,是在强行做着支撑。

“汝,与她差远了。”

准荒天魔淡道,一字震塌了乾坤。

话落,他一掌覆盖了百万里天地,遮天的大手,掌指间刻满了乌黑的魔纹,携灭世之威,能打灭世间一切。

轰!

叶辰一步踏出,瞬开了霸体外相,双手擎天,永恒光辉成不朽神力。

咔嚓!噗!

只一瞬,霸体外相便炸裂。

叶辰喷血狂喷,被压得双腿弯曲,体内的帝骨,不知断裂了多少,莫说虚弱状态,纵在巅峰时期,也难真正挡下准荒帝一掌,差的太远了。

“有意思。”

准荒天魔幽笑,着实小看了那尊小圣体,以半死之身,竟能扛住他一掌。

“圣体至尊,博弈者?”

准荒天魔眸光深邃,恍似看出了些许端倪,冥冥中,本该在女帝身上的某种气运,如今却在那尊小圣体身上。

如今,足能证明一件事:本为博弈者的女帝,退成了棋子,将博弈者的身份,让给了荒古圣体一脉的至尊。

“上个纪元的众生统帅,在这个纪元,竟甘愿做他马前卒,古天庭的帝啊!汝还真让吾意外。”

准荒帝幽笑,是对女帝说。

铮!

回应他的,乃女帝逆天一剑,划出了一条永恒仙河,斩开了遮天掌印。

掌印被破,叶辰压力顿散,一瞬入梦,再现身,已是准荒天魔的身前,一剑风神,摧枯拉朽。

“小小梦道,也敢在吾面前卖弄。”

准荒天魔满目的轻蔑,看都未看,只微微抬了手,伸了两根手指,不偏不倚的夹住了叶辰刺来的永恒剑,任叶辰如何施力,神通如何逆天,也难刺进半分,剑上所携带的威力,也被准荒天魔的手指,瞬间卸了干净。

磅!

准荒天魔一指轻弹,便震飞了叶辰。

噗!

叶辰喷血,永恒剑炸裂,手臂也爆灭成灰,真正对上准荒帝,才知至尊的可怕,初阶天帝远远不够看。

他的败落,让众帝与众神将心灵直颤,连天帝圣魔都屠过的叶辰,在准荒帝面前,竟这般的孱弱,纵然不在巅峰状态,但,也输的太干脆了。

相比他们,还活着的外域至尊,就格外振奋了,准荒帝级的天魔,太可怕了,天帝圣体都败的毫无悬念。

噗!

叶辰败落,女帝也败的一塌糊涂,凌天的一剑,只在准荒天魔的身上,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壑,而她,却险些被准荒天魔一掌打灭。

“帝道:永恒轮回。”

叶辰一步登入九霄,一掌凌天按下,在逆世轮回上,加了永恒法则,是永恒的化灭,轮回的仙则,塑有毁灭。

“这一击,勉强够看。”

准荒帝瞥了一眼,翻手一掌拍出,直接打灭了轮回,在战力的绝对压制下,啥个神通法则,啥个轮回永恒,都是虚妄,这,便是准荒帝的威势。

噗!

叶辰又喋血,如一只断了线的风筝,自苍穹跌落,血染的圣躯,刺人心神。

嗡!

未等稳**形,便见准荒天魔的体内,射出了一道乌芒,准确说,是一杆乌黑的战矛,携有毁灭的神威。

叶辰豁的定身,施了一念永恒。

可惜,却无法定格战矛。

他又动飞雷神诀,飞天遁走。

奈何,战矛锁定了他。

叶辰咬牙,诸多秘法并施,加持永恒神力。

然,一切都无用。

好似,在准荒帝面前,他所有的帝道神通、道之法则,都成了一个可笑的摆设。

噗!

帝道血芒刺目,叶辰被洞穿了,被那杆战矛,生生钉在了浩渺虚天上。

“该死。”

叶辰紧咬牙关,着实的窝火,自来了太古路,已记不得第几次被钉在虚天了。

他欲震碎战矛,却未做到,战矛刻有魔纹,是化灭也是封禁,封了他的神力,毁灭之力窜入了体内,正肆意作乱,只三两个瞬息,圣躯便开始分解,连带着元神,也在寸寸崩灭。

“给我出来。”

叶辰冷哼,双眸血红一片,双手攥着战矛,一寸一寸的自体内拔了出来。

他强行冲开封禁。

而后,以永恒仙力,斩灭了体内的杀机,如此,他那崩溃的帝躯与元神,才得以逆转,先前被化灭的气血、肉骨、元神,又被统统扯了回来。

轰!砰!轰!

另一方,女帝与准荒天魔已开战,根本就望不见两人身影,已被毁灭异象掩盖,众神将看不见,众帝也看不清,飞射的每一道光,都刺的双目生疼;大战每一声轰隆,都如末日的丧钟,震得帝道元神都止不住的颤。

也无需去看,便知女帝绝对落下风,凌天的血雨,皆是女帝的。

反观准荒天魔,身上几乎没伤,纵是有,也是不痛不痒的那种。

战!

叶辰心中一声铿锵,提剑杀来。

“小小圣体,哪走。”

先前与帝荒大战的外域天帝,不知从哪冒出来了,喝声如雷震,驾驭着一辆古老的战车,持矛立于其上,席卷滔天魔煞,可谓逼格满满。

他,本来是不打算参战的。

不过,见叶辰半死之身,顿的来了精神,欲屠叶辰搏造化和机缘。

搞不好,他也能进阶准荒帝。

说到底,还是欲望与贪婪在作祟,富贵险中求,是他秉持的一个真理。

不止他,先前与剑尊和魔尊斗战的两尊外域大帝,也杀来助战,一个手提魔剑,一个手握魔刀,因准荒帝威震泰谷,他俩可谓自信心爆棚。

叶辰未看,眉心有仙芒射出,乃两柄元神剑,一左一右,斩向两尊外域大帝。

“好强。”

外域大帝神色凛然,还未被斩中,帝躯便被元神剑所携带的杀机剖开了,还有元神真身,也随之裂开。

退!

两帝想都未想,转身便遁,小看了天帝圣体,在虚弱状态、只剩半条命了,竟还这般强横。

他们倒是想走,可惜,已被叶辰元神剑锁定,方才遁出虚天,便一人挨了一剑,一个肉身爆灭,一个元神炸毁,货真价实的绝杀,惨叫都省了。

他们的死,实属活该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自信过头了,那就是自大了。

轰!

两尊外域大帝之后,便是外域天帝,驾驭战车而来,还未等出手,便被叶辰一脚踏碎了战车,连带着其帝躯,也被踩成了一滩血泥,只元神遁出。

他的双眸,是凸显的,瞳孔也是紧缩的,遁走中,满目都刻满了恐惧。

天帝级圣体,强的未免太离谱了,他堂堂天帝境巅峰,败的也太快。

“哪走。”

叶辰抬手,毁灭一掌盖了下来。

真滑天下之大稽,打不过准荒帝,还干不过你一个天帝?真以为荒古圣体一脉,都是纸糊的?真真找死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