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千两百零一章 好组合
书名:仙武帝尊 作者:六界三道 本章字数:4555字 更新时间:2020/09/29 18:29:18

见叶辰嘀咕,紫衣老者弯背哈腰,老实的的不能再老实,额头上的汗水,如水淌流,脸色依旧苍白,老躯时而还会颤抖一下。

流年不利,真是流年不利。

就说吧!今日就不该出来溜达,撞上硬茬了,至今,他都看不出叶辰修为,只知这个小娃,强的没边儿,饶是他的境界与底蕴,竟都被一掌抡飞,真奇了怪了,这方大界何时来了这么一尊大神,还好巧不巧的被他撞上了,可得恭恭敬敬的,不然老命难保。

“可有地图。”

良久,才闻叶辰言语。

这话一出,紫衣老者顿的心一疼。

地图都这等物件儿,在修炼界可是珍宝,无地图做指引,走得远了,必定迷失,毕竟,世界太浩瀚,再强的人都渺小如砂砾。

虽是肉疼,可他还是给了,是一副星空图,并非完整,残缺了不少,却是他的传家宝,未绘制这张地图,先辈们不知耗费了多少心血。

叶辰接过,大眼一瞅,便又随手丢给了老者,已用周天刻印,准荒帝嘛!看一眼就好,所谓的地图,以融入神海。

老者喜出望外,看样子,遇见的是一个有节.操的前辈,要了宝贝,还带还回来了,这特么的受宠若惊啊!

“麻溜的,宝贝交出来。”

叶辰研究地图,赤焰雄狮却不老实,还绕着老者转圈儿,是个一根筋,就记着先辈们的话,打架打赢了,得找对方要战利品,瞧老道的修为,必定是个有钱的主。

老者的脸,不由黑了一分,你家主人都没说啥,你特么的咋呼什么,若非这小娃,老子一巴掌呼死你。

咳...!

叶辰一声轻咳,并未言语,可那副神态,却很好的阐述了一番话:难得出来一回,你多少得意思意思。

紫衣老者久经人世,货真价实的老油条,哪会不懂,忙慌取了乾坤袋,双手托着奉上,一脸的肉疼,颇想收回方才的话,这货看似有节.操,实则,不知脸为何物。

腹诽归腹诽,宝贝还是要交的,所谓破财免灾,比起宝物,小命儿更重要,命都没了,要宝贝有吊用。

“忙你的。”

叶辰随意一句。

话音方落,老者转身就跑,连滚带爬的,飙出了修道一来最快的速度,走是不赶趟,那得跑了,还得跑快点儿。

“这石头,有意思。”

叶辰无视,已扯开储物袋,啥个瓶瓶罐罐,在他眼中都是破烂,唯独对一块发光的晶石感兴趣,四四方方的,只婴儿巴掌那般大,璨璨的光辉,似隐若现。

“这可不是石头,这是仙石,俺家老辈说过,在外界,这就是钱。”

赤焰雄狮说道。

“难怪。”

叶辰不由一笑,与他诸天的源石,颇为相像,其内潜藏着本源,用来做通用货币,正合适。

他挑挑拣拣,随意拿了几个物件儿,剩下的宝贝,都丢给了赤焰雄狮,意思是说,跟着我,吃香的喝辣的。

赤焰雄狮乐得屁颠屁颠的。

就说嘛!跟着一尊大神,或许吃不上肉,汤总是有的,这位出手还是很阔绰的,其内的宝贝,随便拎出一件都不是凡品。

小插曲过去,两人又上路。

得了宝贝,赤焰雄狮颇兴奋,腿脚都麻溜了,一路狂奔,因体型硕大,踩的虚天轰隆,路过的人,多会侧眸,看他的眼神儿有些怪,一个空冥境的妖兽,走路咋这般嚣张了。

“可见过他们。”

叶辰颇敬业,每有遇见人,都会拎出画卷询问。

奈何,大多都知姬凝霜为女魔头,对狂英杰和赵云,一个都没见过,这整的叶辰有点儿蛋疼,强烈怀疑,是来错了地方,且不说修罗天尊,就说赵云,修为不弱他,该是威震寰宇且无人不知的存在,找人打听,却是一问三不知,未免太低调了。

“好,不错。”

比起他,赤焰雄狮就乐呵了,一边狂奔,时而还会低眸,看看自个的乾坤袋,里面装满了宝贝。

这一路走来,总有那些个自诩强大的人,要干些杀人越货的勾当,被叶辰收拾的抬不起头。

打架嘛!打赢了有战利品,叶辰吃肉,他喝汤也喝的饱饱的,外面的世界,果是精彩,找个牛逼哄哄的老大,走哪都有底气。

而且,还有宝贝收。

想想就美滋滋的。

再看那些被他们扫荡的人,都是有多远跑多远,流年不利的岁月,步步是坑,非他们不够强,是这世界太疯狂。

临近黎明,才到一座古城,要去修仙大门派,还得借助传送阵,凭赤焰雄狮的腿脚,猴年马月才能飞到。

想到这,叶辰都不免尴尬,堂堂准荒帝,竟也有借助传送阵的时候,来一尊天帝,或许扛不住他一巴掌,但天帝若想跑,累死他也追不上。

所以,他这尊超级王者,短时间内若破不开禁锢,也只能跟小青铜们打交道,有事儿没事儿,还能装个逼。

清晨的古城,颇显繁华。

两人来时,惹了不少目光,主要是赤焰雄狮,依旧本体状态,而且走路太特么嚣张了,坐在它头顶的叶辰,也格外的眨眼,一头硕大的妖兽、一个一两岁的小娃,这个组合,格外有意思。

因赤焰雄狮,世人看叶辰的眼神儿,饱含着深意,空冥境的妖兽当坐骑,一瞧便知身份不简单,最主要的是,咋看都看不出修为,乍一瞧就是个普通的小娃,却给人一种压抑之感。

有人扎堆儿,叶辰又拎出画卷,搞不好,真有人见过。

“我来。”

赤焰雄狮终是化成了人形,也颇上道,接过了叶辰手中的画卷,也化出了分身,满城乱窜,见人便问,宝贝可不能白拿,得帮老大找人。

叶辰乐得清闲,一路悠哉,左瞅右看,虽分属两个宇宙,但这里古城的,与诸天颇为相似,街道人影熙攘,人修妖修皆有,两侧多地摊,售卖的物件儿,也各式各样,吆喝声不觉。

“连个堪比皇境的都没。”

叶辰嘀咕,感知虽被禁锢,可周天演化却能用,入古城之前,便已瞧了个门儿清,如此孱弱,这里该是远离这个宇宙的繁华之地,说是穷乡僻壤,也不为过,未听过赵云和狂英杰,也勉强能解释了,宇宙太浩瀚,两人的影响力,多半还未遍及整个宇宙。

“小娃,要宝贝不。”

“便宜卖。”

“走过路过,不要错过。”

如这等吆喝声,频频不断,总有那么些个摊位主,朝叶辰摆手,小娃的模样,总觉好忽悠。

叶辰揣着小手,一路走过,连个皇境都没,也不奢望有宝贝,准荒帝的眼光何其高,不是极道帝器,他都懒得看的。

自然,遁甲天字除外。

遗憾的是,此城中并没有,若是有,他胸前刻着的遁甲天字,必有某种感应,什么都被锁了,欲找天字,也只能凭感应,总不能挨个翻人储物袋,宇宙这么大,人这般多,找到死都找不完。

“好可爱的小家伙。。

街上女修亦不少,看叶辰的眸都泛光,该是母性大发了,颇想抱抱叶辰,捏捏他的小脸儿,戳戳他的小肚皮。

叶辰被逗的想笑。

小家伙?老子除了个头有点儿低,哪像小家伙,你爷爷来了还得喊我一声大爷,一群小丫头片子,没大没小的。

他未搭理,可四方还在看,俨然已是万众瞩目,一双双目光,都像是在看猴儿,可爱是一方面,更多人在窥看,这么个小家伙,哪冒出来的,他身上有一种气蕴,说不清也道不明,颇是不凡。

不多久,赤焰雄狮归来。

打老远,便见他耸肩摊手,不用说,啥也未找着,满城的人,基本问遍了,都没见听过的。

“去传送阵。”

叶辰淡道,找小喽啰就是浪费时间,要找就找这修为最高的。

“怕是要等等。”赤焰雄狮干咳,“此城明日有拍卖会,四方皆有人来,免不了有敌对势力,方才已问过,有人在传送通道中干架,致使传送阵崩坏,还在修复中。”

咋办,想骂娘。

叶辰未言语,神态代表了一切,他这尊准荒帝级,真不是一般的尴尬,走哪都有扯淡的鸟事儿。

不是吹,此刻若来一尊帝,他都能给对方打哭了,但若让他去修复传送阵,他却是干不来,那诡异的力量,将他锁的死死,貌似已跟废物没啥区别了。

“不差这一日。”

“四方势力皆有人来,自不少大神通者,等着便好。”

“省的来回跑。”

赤焰雄狮摇头晃脑,说的头头是道。

“哪凉快,哪待着。”

“得嘞!”

赤焰雄狮嘿笑,等的便是这句,转身没影儿了,直奔城中的青.楼,来前便已踩好点儿,里面有不少漂亮姑娘,今日就搁那消遣了。

叶辰就正派了,寻了一处茶摊。

不正派也不行啊!

倒是想去喝花酒,奈何这个头儿,都不知该干点儿啥。

“小家伙,好是面生。”

茶摊老叟笑的温和。

“忙你的。”

叶辰淡道,能看穿其修为,比赤焰雄狮高不少,在世人眼中,该是一个隐世的前辈,如这等人,跑这来卖茶,无非是入世修行,或者已看破红尘。

人不可貌相。

世事如此,便如当年他在诛仙镇,谁会想到,威震诸天的荒古圣体,竟搬了个桌子搁那算命。

老叟干笑,倒也不怒。

对叶辰,他是颇感好奇的,这么一个小家伙,走在大街搞不好都会被踩了,偏偏他看不透。

叶辰俩小手儿托着小脸儿,百无聊赖,准荒帝做到他这份儿上的,俩宇宙都找出第二个的。

他成了看客,看人世繁华。

曾经,他也是茫茫人海中的一个,是踏着血骨,一步步成了至尊,俯瞰世间,与堕身红尘,心境是不一样的。

曾有一瞬,他眉宇微皱。

冥冥中,有一股神秘力量,在他周身游走,或者说,是有人在推演他,且已追到他这个源头。

自然,这是他故意放了水,任由对方推演他,若他有意隔绝,除非荒帝级,否则谁来都无用。

“有意思。”

叶辰悠笑,瞥了一眼苍缈,能用推演追溯到这,对方的修为,至少与他同阶,甚至高过他,他未隔绝对方推演,反而施了周天,顺着对方的推演之力,一路追溯了下去,想瞧瞧究竟是何方神圣,又为何能推演他。

事实上,此乃冒险的行为。

毕竟,这不是在诸天,且他此刻的状态尴尬,若真惹来同级别的强者,那就是没事儿找刺激了。

强龙不压地头蛇。

自古的道理。

纵女帝来了,也未必敢称最强,这个宇宙,远没他想的那般简单。

不过,冒险是必须的。

万一是赵云那货的好友呢?也省的他满宇宙的找人了。

周天运转下,他拨开了一层层迷雾,望见了一道模糊的人影,该是青年的模样,体形修长,神魄极古老,一头血发,染满了魔光,猩红无比;一双眸子,瀚如宇宙,且有毁灭异象演化,伴着尸山与血海,从哪看,都如一尊大魔头。

貌似不是啥好人。

这是叶辰,望见对方的第一个念头,如此魔性,跑来推演他,用屁股想也知,不是啥好事儿。

“有意思。”

对方开了口,看不清尊荣,却能见其嘴角微翘,一语满载魔性,纵叶辰听了,都一瞬恍惚。

“不怎么好惹。”

叶辰斩断了推演。

倒不是怂了,是不想在这个状态下,与那货对上,连上天都难,而且各种被锁被禁锢,开战便是活靶子,那还打个毛线。

他倒是想断,可对方却死皮赖脸,一次又一次的推演,想知他身份,更想知他此刻的位置,目的也明显,想跑来找他聊聊。

“没空。”

叶辰颇干脆,断了个干净,不是荒帝级,啥个神通、啥个秘法,搁他这都不好使,他若不放水,谁都别想通过推演找到他。

“有趣,着实有趣。”

一座冰冷的大殿中,传出了魔性的幽笑,正是出自那血发青年,嘴角微翘,笑的戏虐。

“给吾找,仔仔细细的找,吾倒要看看,是谁来了这个宇宙。”

“那赵云....。”

“半死之人,他能撑多久,再有百年,必将其炼化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